如果一个市场相信有效市场或者价值决定论的投资者为大多数,那么这个市场资本利得预期的影响会较小。但麻烦的是,在很多泡沫中的参与者都认为自己是理性的。一个重要原因是,这个故事是否“新故事”。

由于金融资产与一般商品在本质上存在区别,因此,两者的定价模式并不相同。